千秋楽(翻譯工作流水帳之完結篇)

四日目。

幾天的工作感覺很漫長,又好像很短暫,一下子就到了最後一天公演。

一早就有狀況,會場跳電,I桑擔心音響受到影響,要我趕緊去蒐集情報。後來電源修理好了,換一半的喇叭沒聲音,檢查了一下子才搞定,這算是音響組這幾天最大的狀況了,幸好也是順利解決。

早上又是無著裝綵排,我跟I桑說想近距離觀察演員表情,就跑到前排去看,但一下子又被叫回燈光控台,跟演員們完全沒有緣份XD。

這天的觀眾比較少,台灣人好像比較喜歡看禮拜六的場次,禮拜日明顯冷清很多。

正式演出之前,導演走到控台來,我想這幾天跟他講最多話的台灣人應該是我吧,他就很感嘆地說:「這三天過得好快喔~一下子就是最後一場了,感覺好捨不得~真想多演幾場~希望下次來可以繞台灣一圈,演給各地的小朋友看~」導演還說全世界的小朋友都一樣,很純真很善良,他覺得小孩子的笑容最棒。天啊~我聽了真是超感動的,他講得很有誠意,一點都不像是客套話,果然也是個大好人。

在演出的前十分鐘,I桑忽然說他很緊張,我忍不住笑了。這幾天都沒看過I桑有什麼特別的情緒,會講很緊張就表示他真的非常緊張,我說:「我想現在全場最緊張的應該不是你,而是昨天失誤的咖哩一郎他們吧,今天如果再失誤,我看他們一定會切腹~」

由於是最後一場演出,大家都希望有最好的表現,顯得格外謹慎,於是這天的公演就很完美地結束了。結束的那一瞬間,整個音響控台的人都大大鬆了一口氣,就是「啊、結束了」的那種大氣。在控台看演出結束後的握手會,忽然就覺得很捨不得,好想繼續看下去。

所有觀眾都離開之後,台灣工作人員也被請出會場外,因為要拍紀念照,大家都聚集在舞台前。我心血來潮說想跟著裝時的O君拍一張照,但稗田先生氣急敗壞說:「你怎麼不早講!現在怎麼來得及!我怎麼幫你安排啊~」我說:「沒關係啊~我只是突然想到而已,不拍也無所謂啊~」

沒想到~稗田先生竟然大聲說:「O君啊~林桑說她很討厭你耶!」好死不死O君剛好脫下頭套,就聽到這句話,他很驚訝地看著我,我連忙大聲解釋:「沒有~我沒有說~我一點也不討厭你~我喜歡你~」現場大部分的人都沒聽到前半段,大家(包括台上的演員們)只聽到最重要的那句「我喜歡你~」,所以每個人都很驚嚇,紛紛說:「怎麼就這樣大剌剌地告白,真大膽~」「林桑好直接啊~」完全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(淚),我還聽到有人說:「之前是S君,這次換成O君了啊~」。不不不!各位誤會了,我到現在還是喜歡S君啊~

想跟O君拍照,純粹只是因為他是S君的朋友而已~(再淚)。

既然都被誤會了,我就豁出去了,拍團體大合照時,就乾脆站到O君旁邊去拍,拍了幾張之後,立刻被叫成「O君LOVE」。嗚~都是稗田害的!

拍了很多照片之後,玩了一個小小活動,緊接著馬上拆台。
c0080820_14468.jpg
日本帶來的東西沒有很多,一兩個小時就拆完,拆完之後,演員&工作人員鳥獸散,這也挺奇妙的。

最後跟稗田先生道別時,叫他一定要跟S君聯絡,有什麼新消息就要立刻通知我,然後我說他這次詐欺,青春少年仔都不帥,吩咐他下次要帶真的很帥的來。

跟佐久間先生道別時,我一邊握手一邊說:「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~如果有下次~請你千萬不要忘記!」這隻我肚子裡的日本蛔蟲連忙說:「我知道啦!你的心思我都知道啦!快點放開我的手!很痛耶你這傢伙!」(我的意思是:「感謝你這次帶I桑來,下次也不要忘記帶他一起來~」)

跟I桑道別時就很溫和,配合他文靜的個性,只有客氣地握手道謝。I桑真是個奇妙的好人,是排在S君之後的第二大好人^___^。

這次很幸運,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,從日本老大到舞台工讀生(咖哩一郎他們)都很讚,工作起來很開心(應該跟大部分都是關西人有關係)。工作結束後失落了一下下,但現在已經調適好心情,希望下次工作也能這麼好運。
[PR]

by kiyo_ping | 2010-07-22 01:38 | 仕事仕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