耳鳴最嚴重的一場

這寒冷的兩三天,又去做了一場火熱的演唱會。

場地是最熟悉的之前才去過的南港展覽館。

週四一放學就從永和飛奔到現場去開會,十萬火急衝到現場,結果日本人的班機誤點,在現場枯等N小時XD。是說通常我們在南港展覽館四樓工作時都是超悶熱的,這天卻是寒風颼颼,圍巾大衣都不敢脫,一邊講話一邊流鼻涕,真是奇妙的新經驗。

第一天只有簡單場勘&討論,依舊被分在燈光組。這次日本燈光組是兩個未滿三十歲的少年人,非常令我驚嚇,通常都是跟中年大師合作的說~所以心理上真是輕鬆多了,而且又是年輕小帥哥(但不是我的愛),讓隔壁音響公司的阿妹十分羨慕。

第二天早上九點進場,裝燈修燈調燈,總之台日燈光組都是無敵忙碌。

這種忙碌我習慣了,但這次負責統籌的音響公司派來一個妹妹管燈光,她真是有夠煩的!一看到我就要問說有沒有問題,說有問題她連那問題是甚麼都不知道,我還得從頭解釋。不僅這樣,她還給我LAG,早就解決的問題她還拿出來問,非常「邪魔」,超級傷腦筋。

第三天就是本番,透早修燈修個沒完沒了,音響公司的妹妹煩個沒完沒了,台灣燈光的勞工們也是很憂鬱。日本燈光小帥哥則是不吃不喝拼命做燈,大家都很可憐。

下午彩排時,彩排得超仔細又超久,說實在的我有驚訝。不過不愧是搖滾團,非常非常有POWER。鼓手平時看起來就像個親切的鄰家大叔(呃~他們的年紀實在不容許我用大哥來形容),一坐上鼓臺就充滿活力。貝斯手看起來像個有型斯文的鄰家大哥(好啦他看起來年輕一點),但是在舞台上非常搖滾有勁啊。非常不可思議。

但是,因為彩排太久了,彩排時發現的燈光問題,來不及修好全部,就要面對本番了@o@。

接著就是本番。放觀眾進場的時候,我正在後台吃冰冷的便當,直到要開場了才就定位,才發現觀眾們都好狂熱,而且把會場擠得滿滿,一開場,整個地板就開始上下晃動,實在有夠猛。

這場演唱會燈光組發生了很驚險的狀況,就是串連整個燈光組(follow燈)和舞台的對講機忽然當掉。整群人都快嚇死了,在Follow燈台上的人迅速爬下來修,連音響組一起手忙腳亂大忙碌。修了三首歌的時間(好加在那三首歌恰好不用打follow燈,不然就會更混亂),好不容易才修好。我一直在想萬一沒辦法及時修好要怎麼辦,修不好我該爬上Follow台去寫大字報嗎還是怎樣,至少流了一公升的冷汗。

因為是搖滾團,燈光非常重要。我看日本燈光小帥哥完全不敢放鬆,我們一群人在旁邊忙亂,他整個超緊張超嚴謹,完全面不改色,直盯著舞台,雙手並用地用兩個控台控燈,真是讓我非常佩服。

好不容易,到了演唱會的尾聲,正想鬆一口氣時,對講機竟然再當一遍!而且該死的還是當舞台總監要CUE燈光安可的時候!日本燈光小帥哥驚嚇到最高點,手機對講機全部拿出來用,最後是用音響組的對講機解決問題,真是嚇死人了。

好不容易整場演唱會終於結束,說真的我超級想哭,實在太緊張了,能順利結束,讓我感動到超想哭的。

然後最淒慘的是日本燈光小帥哥,他拆完台之後來找我求救,要問有沒有感冒藥。他說他一結束之後就腿軟,覺得很熱&天旋地轉&全身無力,結果竟然是開始發高燒了。也難怪,兩天都在寒風中工作整天,第二天還不吃不喝沒休息,不發燒才有鬼。我一邊幫他問感冒藥,一邊聽他說回東京之後就要立刻進巨蛋繼續準備演唱會,絕對不能在台灣不支,可憐到我都想為他掬一把同情的眼淚。

比起來,我只有全身酸痛&嚴重耳鳴,還算可喜可賀。


P.S.本番時拍照的人超多的,從控台看去超明顯,為什麼呢我好不懂。甚至有人錄影耶,我之前很少看到這種狀況耶,好奇妙。
[PR]

by kiyo_ping | 2010-12-19 20:57 | 仕事仕事